白昼野羊

很快啊

人鱼沼(睡前童话

  她生于海。
  那是一片被夕雾笼罩的海。
  “……我迷失在这片蓝波中,接着被歌声唤醒。说来惭愧…现在,已经没有惭愧这回事了。虽然隔了许久,但是我还依稀记得曲调,明明说的都是一种语言,发音在她的嘴里却不像是人间应有的文字。”
  少爷被歌声托起。
  在时深时浅的海与空气的分界线中,少年生起了生的愿望。这是少爷锦衣玉食人生中的第一个愿望。被断续空气带来的肺部压迫与聆听曼妙歌声的第一个愿望。
  少年奋力向岸边游去,这是一场艰难的考验。少爷却很快体力不支。
  “前所未有的欲望占据我的脑,青鸟的歌声又大了几分。”
  双眼浸在澄澈的海里,少爷看到了一个女孩的面容
  “是梦吗?
  我看见一幅美丽面孔,眉眼轻巧,像是三四月灵动的纯白花瓣。又竣冷似晨时洒满床沿的暖阳。
  我也许是疯了。”
  少年被人鱼救上了礁石,不远处的仆人发现少爷连忙向他的方向游来。
  “少女冲我笑了笑,我透过浮动的浅浪盯着她上扬的散碎嘴角。她是海的女儿。”
  困倦袭上少爷的脑,他昏沉睡去。
  “睁眼后看到的却是仆人的面容。我问他:‘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美丽的少女?’”
  仆人一愣,但还是毕恭毕敬的回答:‘回少爷的话,我来时只看见了您独自躺在黝黑的礁石。’
  “我转身跳下海,比方才稍暖的水温在扑腾几下后又归转成原来冰冷的麻痹感。这不要紧,我又看见了那个女孩。她长着一条鱼尾巴,确实是海里的妖精。”
  人鱼见到折返的少年十分惊讶,她让少爷赶快回去,并与他约法三章。
  “我答应了她三个条件:‘第一不能破坏这片海,第二不向外人宣张,第三更不能告诉别人这里的地址’。”
  少爷回了家。但是他每个星期都会回到海边一趟,去和他的人鱼小姐幽会。家主得知少爷每周仍会去海边以后,反而对他的勇敢赞赏有加。
  “某一天,我躺在床上。月光从床脚蔓延到了我的手旁,又跳到了我的脚尖。足尖所指的墙上幻化出了那位人鱼小姐的面影。
  我心中一惊,女孩的音容笑貌在墙上与耳畔回荡,白月光被她搅出水的波纹,溅到了我的脸上。我伸手拭脸,只摸到干燥滚烫的皮肤。”
  少年想起来白天人鱼湿润冰凉的指腹抚过皮肤的酥痒。少年一怔,又回到了海边。镀了银的海岸线,被月色笼罩的海。
  “我要把她带回家。”
   这是少年的第二个愿望,在海水中滋芽。
  “我把她带回了家,让她藏身在地下室内,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储水池。此后我不允许任何人进入那里。”
  少爷的父亲听闻以后,便亲自打开地下室。当他看见自己儿子把一条人鱼关进了自家的地下竟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  “父亲知道了这件事。他被气的失语了,只好让我提前成为家主。而他,当晚就辞世了。 ”
  某一天,少爷,不,已经是家主的他要出远门。临走前,家主看望关在地下室的恋人,不知为何,人鱼却始终不肯露面,只是用着略带悲伤的沙哑嗓音回答他。
  “因为对父亲的死心有愧疚吧,我打算到城里的教堂给他举行葬礼,然后葬回祖坟。出门前,我去地下室看我的女人,她说她想家了。”
  少年辞了所有仆人和管事,只留下救他的那个年老的家仆。
  家主带着老仆进了城。也许是只有两人在陌生的城市感到有些孤寂,也许是对人鱼小姐的思念之情太过深切,少年只在城里待了不到一周就以下葬为理由回去了。
  “当我回到家,我和仆人都闻到了一股奇臭无比的气味,它甚至笼罩了整座宅子。我转了几圈,确定臭味是从地下室传来的。”
  仆人请求家主让自己代替家主查看,家主拒绝了。
  “我下去以后,臭味越发的浓烈。
  ‘谁?’
  像是金属摩擦的声音,我吓了一跳,但我还是向气味快要把人闷晕的池子走去。”
  一地肮脏的鱼鳞半黏着地板,随着脚步被掀开堆叠。水泛着绿,一层层浪漾出了水池,冲着少年的脚边袭来。家主吓得缩回了脚,他向水波的中心望去:一幅被薄皮勉强黏连的骨架,枯糙的黯丝遮住了怪物的脸。
  “只是一周不到而已,成了这个样子。现在这团蜷缩的丑陋怪物曾经是我心中思切的……人。”
  家主从地下室出来时,忘记锁上了门。他一言不发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从此就再也没起来了。
  老仆打开了半掩的门,进入地下室。当他看到池藻中央的东西以后也吓得很久说不出话。
  老人阅历终究要多一些,仆人用推车和绳子把池中的东西扔进了门口的湖里。
  “老仆说,那团怪物死了。
  在我病的时候死了,或许更早。
  我转头看向窗外的湖,湖水中的清水也绿的和地下室一样,我都明白了,却什么话也说不出。
  夜里,墙上得白月光又幻化出她的倩影,而后那个棕绿的怪物将她吞噬。这也许就是我已死的父亲对我的惩罚吧。我心知自己活不久了,于是写下这些文字姑且当做我的遗书。
  我心怀愧疚。”
  少年死了,仆人变成了名义上的家主。
  她死在肮脏的锈蚀中。

评论

热度(7)